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  [2]  [3]  [4]  [5]  [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不知道怎麼了。 無論手機還是PC、網速超慢。 全部日網被和諧嗎? 我也被激怒了。 題目的激怒、絕對不是這個問題。 而是、別的。 從圖片說起。 我覺得、奇跡老頭子絕對是霸道到連office web都親自排版的人。 黑白團的搭配、真是夠藝術性。 我在online上看見12121先生的新pv了。 宮先生的頭髮很"最終幻想"。 加入遊戲元素了嗎? 我一直不喜歡那個最英俊的男主角、什麽德。 克劳德。=,=還是查了下風間雅的cos才找到名字。 我有多少年沒提那傢伙的名字了? 風間雅? 哈哈、我想起了我的高中時代、不禁的冷笑了。 現在、好像很單純。 目的、經過、都相當單純。 只是想聽自己喜歡的音樂。 全部忘記了當時也曾是初學者。 爲了Diru的場刊和她鬧得不愉快。 何苦呢。 費神費心的只有自己吧。 我忘了是哪個目的去翻了老頭子的office web。 誒喲。 那個心情。 畢業的和解散的。 專門的一頁。 虧他有這樣的心情。 自己都一把年紀了。 還穿著裙子走街串巷。 哎、畢業這樣的詞形容了12121。 怎麼都覺得好像老頭子在炫耀似的。 "哇哈哈、12121!你們這些小崽子!下山去吧!" 哎喲。 笑死了。 我最近聽的最多的是解散團。 結成、無數、解散、無數。 我也患上了Ameba依存症。 從認識了紫音先生之後、我被牛郎盯上了。 AcQuA-E.P的Vo.先生三天兩頭的跑進我的Ameba。 還給我寫信讓我加入他朋友的小組。 說是有實況錄音可以參加。 我可是中國人啊、怎麼參加他的實況呢-0- Ameba依存症的可怕後果、我也領教了。 我激怒了某人。 Vo.被我激怒了。 我進他的blog留言、但是忘記了日本人喜歡把blog和MAIL連接。 我進一次、他的手機一定就響一次。 果然。被激怒。 關閉了留言功能。 誒? 這個也愛喝星巴克的傢伙被我激怒了。 所以我被冷落了。 現在音樂是<逢いたいから>。 如果網路一直異常、我又考慮換地方了-0-。

拍手[0回]

PR
我還有二十分鐘。

希望能完成。

必定不能表達我的所有心情。

但是還是寫下來吧。

時間緊迫。




我在聽那個廣播。

裏面全是熟悉、不熟悉的聲音。

我想說的是昨晚的心情。



然子不是說MANA要來。

所以我昨天看了MANA的百度百科。

寫的很詳細。

跟真的似的。

說了MANA先生有多么的靈魂。

介紹了耳濡目染。

介紹了叛逆的穿裙子少年。

介紹了他第一次化妝、穿裙子的緣故。

然後、我就很本能的去翻了Dir en grey的百科。

我、看了之後、完全的無言以對。

"雖不用英文唱歌但仍獲得了歌迷的支持。"

如果說寫了這個的人們是爲了告訴小孩兒們Diru是如何如何的。

那麼、我這個初級+級別的Diru認知者認為...

他們寫的簡直是狗屁。

從XXX摘抄下來的狗屁。

這樣的所謂介紹有什麽用意。

和我第一次寫下:DIR EN GREY=京+Toshiya+薰+DIe+shinya

完全是兩種心情。

寫這個的人們。他們真的認識Diru嗎?

寫著成員的名字、不帶任何的修辭。

看起來言簡意賅。

生日:2月17日

出生地:兵庫

身高:170公分

體重:52公斤

血型:A

視力:、衣碼:、鞋碼:、家庭成員、

這就是他們認知的程度嗎?

像仙後一樣關心著他們穿什麽牌子的衣服。

那麼關心、那買一件正品送給他們啊。

沒那個實力就別楞充是最愛他們的人。

看著這些。

我想起我打印過的像書籍一樣厚實的訪問和"痛的原點"。

我也曾像仙後一樣想認識真正的他們。

但是這個出發點到達的最後、是今天終於明白了他們的心情。

沙啞、嘶吼、自語、殘害、泄欲、

他們在舞臺中間的翻滾不是被絆倒。

他們在舞臺中間的憤怒不是惺惺作態。

他們在舞台中間的嘔吐不是設計的效果。

我承認自己就是有點這麼自私。

除了自己誰都不想認同。

可是、那些人、你們、有讓我認同的地方嗎?




時間到。

就這樣吧。



拍手[1回]

想起和然子關於report的對話。





音樂是:ギルガメッシュ - crying rain

不是印象里的風格。

就像...ネガ的reminiscence。

淡淡流淌出來的悲傷。

絕對比"我們死也要在一起"來的現實。


在家的時候、以前認識的廣東老師給我了一首歌。

她是我啓蒙的人。

第一個讓我認識了nightmare。

第一個讓我認識了小二黑家的貝司。

關於小二黑的團、因為有太多的宿命因素。

所以變得不得不關心他們似的。

小二黑家的貝司以前不是糖果系。

好像他們也不能算糖果系。

小二黑以前也不是糖果系。

也像咖啡店一樣有過嗷嗷叫的年紀。

這個廣東人、確實帶給我很多。

很多的關照。

我唯一能"老師"稱作的人。

儘管她並不是全能型。儘管年紀比我小很多。

但是也秉承著共同進步、共同進取的心情一直斷斷續續的聯繫著。

年夜飯的時候、她傳了那首歌給我。

Metis Gretel。

樂隊散了之後、不到幾天時間...Vo.和Gu.被奇跡老頭子收納了。

怎麼看都覺得像是...跳槽。

奇跡老頭子、威逼利誘、結果Metis Gretel結束了。

輔音Gu.、Bass、Dr.之後全部離開V系。

奇跡老頭子把翠和美沙麗塞進Megaromania

就是蝴蝶logo的那個團。

下個月、Megaromania的Dr.宣佈脫退。



有些東西糾結在一起。

我稱它們為宿命。

我想那絕對不是巧合。


拍手[0回]





永別。

我最討厭的字眼。

今天、不得不說。

幸福製造者PiYo。

希望、在另一個世界、您、依然能快樂。





Piyo的故去、變成了驚聞。

所有的人在揭示板上寫下:冥福をお祈りしています

3月25日的結成一周年紀念、必定成了一場無比疼痛的悲泣。




Vo.piyoさん(ex.我羇道)、永別——




 

拍手[0回]

回來很多天。

什麽都沒有講述。

有時不想寫。有時是要寫的時候懶得寫。

一反常態的遺忘著blog這東西。

每天只翻閲別人的心情。

而我...大小應酬令我忙碌的忽略了自己的心情。

這幾天一直在應酬。

包括這次旅行也能算是應酬。

我佯裝的微笑。其實還算真實。

我確實帶著善意來面對他們的好意。

那些人。非常感謝。

無論他們以著如何的名義。

都感謝你們。



廣播節目24小時播放。

是<KAMIKAZE>。

感覺仿佛自己置身的還是西安。

是那個每晚10:30打烊的網絡會所。

或者是歸途的街道。

或者是星巴克的門口。

我很意外竟然在播放這個。

一開始驚訝的是播放了< -  蟲 - >。

我想這個可能是宿命。

因爲我也稍微應該提一提的這個日子。

< -  蟲 - >的演唱者的生日。

基本這個廣播都是播放新近band的曲目。

舊曲很少。

最近這個世界很瘋狂。

路邊的女孩穿著破了小洞的長筒絲襪。

(男人最討厭女人的其中一點:長筒絲襪破了還不知道換新的。)

騎小摩托帶她的男孩頭髮是金黃色。像城田優。不過他應該不認識城田優是誰。

像個理髮的學徒。

穿黑西服。白襯衣。

哆哆嗦嗦站在半融化的雪地裏。

這小城市的英俊少年忽然多了。

每位都是英俊少年。

都是染了黃毛的英俊敗類少年。

連農民的兒子都電了發根、噴了超強力定型膠冒充俊才。

我和心夜在火鍋店的臨窗看見了無數個傻B。

瘋狂的事情...真的很多。

<ヴィジュアル系 首脳会議2010>

<秋都、知、絽希、零也がchariotsを脱退することになりました。>

カラス誕生。

spiv states 二人組。

我是真的...很想罵一句我操他隔壁的二大爺。

不景氣的現狀都因何而生?

這些胡折騰的傢伙。

某V係雜誌出版U.S.A版。

這個消息也很打擊。



我。平息。



2月14日的時候晚上見了我一個老相好。

邀請我們一行人去了他傢。

我和高中同學度過了一天。

講了很多過去的事。

果然我如今只剩了觸景生情。

我在我相好的傢看我以前給他寫的同學錄。

坦誠的寫了"我愛你啊"這樣的話。

哈哈。瞧瞧我的愛、多麽的汎濫啊。

我的濫情、現在只剩觸景生情。



昨天的晚宴特別豐盛。

我媽認識的富翁朋友。

因爲三四年沒見我所以請我大餐。

豪華的屋子卻沒有空調。

我想可能是因爲有鮑魚所以這頓飯花費700多。

700多這個概念...我想是Diru的2場live DVD而已吧。

10個人熱鬧了好幾個小時、也不錯。

我媽在飯桌上一直在和有本事的某某、某某某張羅人家給我介紹婚事。

我的老天爺啊。

這條戰綫是我首先否定的。

軍人不能出國。

如果是這樣我豈不是連個盼頭都沒有了嗎。

原本只是遠遠的瞻望著:哎呀...説不定...説不定...説不定...

軍人...軍人...

那真是直接殺了我好了。



提再之前的事。

過年的祭祀。

為我傢的財神貢奉了新鮮的貢品。

為我傢死去的親人燒紙。

我爸在地上劃圈的時候。

我才第一次感觸他們離我多遙遠。

五個圈。

一共七位。

我很認真的看著火焰變成灰燼。

很認真的給他們磕頭。

即使是正式的他們的葬禮我都不曾如此的認真。

這五個圓圈。

希望他們泉下安好。



換話題。



戮、看起來很可憐。

不過...誰知道所有的幕後呢。

奇跡男人最愛折騰了。

"秋都"這個名字其實很好聽。

"chariotsが終わると同時に秋都という名前とは決別し"

看到這樣的話、也不免辛酸起來。



好像換了工作場所之後眼睛總是不舒服。

最近依舊。

病情而且加重。

只要看見某個敏感的字符就會條件反射的觸景生情。

聽見某個稍微悲傷的旋律、哪怕歌手的臉和名字我都不認識、也會悲慟流淚。

我的眼淚是太多了。

多的讓我自己都覺得很懦弱很窩囊。



牛郎瑠璃昨日炫耀自己的點名數第一。

業績第二。

也許是我第一次遇到真實牛郎的緣故。

怎麽都覺得這個前吉他手有點可悲。

心夜說牛郎很掙錢。

AcQuA-EP。

可是我確實很同情YUSEI。

所以我一直很回應他。

今天這傢伙又突發奇想的說要做相框。

我說:我舉手了~可是好像要實現太困難了。



回訪表裏一直回訪我的是Vo.龍。

年紀小的Vo.不抽煙。



春節聯歡晚會上看見劉謙。

依舊是每當看見他就想起GLAY。

從第一眼、我就知道這傢伙跟日本有瓜葛。



回來之後一直很忙。

基本除了正在進行的東西我都心無雜念。

也沒為V係的某個因素而糾結。

我的心一直都是向著V係的。

怎麽形容都好。

無論在忙碌我也會在入睡的時候聼著某人的聲音、設置自動関機。

廣播節目現在播放的是ONE WAY LOVE。

是miku。

活動停止。連載的東西依然著。




回去之後有一大堆的打算。

希望能實現。



以上。是暫時的心情。

而題目...

題目的背景稍微煽情。

岩井俊二。

那樣。



我的天。

咖啡店的ONE WAY LOVE之後竟然是Diru。

我、有點佩服廣播系統的隨機播放功能。



在這個城市。

回憶裏都是我第一次看見KYo的臉、第一次也覺得miyavi英俊。

第一次買到有蜉蝣大幅的舊雜誌、第一次Down到一個整場live的喜悅。

我翻書櫃的時候看見那張<月光遊俠>的VCD。

我給我相好的寫同學錄的時候、最討厭的話是:聽見有人說VR是人妖。(笑)

2010年。

時間真的是轉瞬而逝。

再過兩天我回西安。

家裏的東西有一些很想帶到西安去。

因爲...它們在這裡很孤單吧?!

我曾經因爲狹隘的無知而萬分無助的時候、必須感謝它們的存在。

聽見摩天樓的歌、眼淚又打轉了。

沒原因。

音樂、是Ajie給我收的那張大碟。

我也這次copy在MP4裏了。

可是爲什麽我還是想哭泣。

因爲曲子悲傷嗎?!

因爲Vo.的聲音憋屈嗎?!

也許是因爲觸景生情。

也許只為那些沒來由的懦弱。

我用舊音響播放新樂曲。

心情、是...<貴女ノ為ノ此ノ命>和<BEFORE I DECAY>的時空落差。

我是始終沒有理清楚時差。



雪藏。

雪藏我已逝的靈魂。

雪藏我的空軀殼。

雪藏我的懦弱。

雪藏我的無知無助。

雪藏我的欲望。

雪藏我的空夢想。

雪藏我的一切。

包括。屬於我的那些。他們。

拍手[0回]

次のページ &gt;&gt;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