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87]  [86]  [85]  [84]  [83]  [82]  [81]  [80]  [79]  [78]  [7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好幾天沒有更博。

連然子都有些抱怨。

然子一口氣更了N篇。

卻隻字未提上海の旅。

我也是。

沒寫的原因...也是...不知如何下筆。














在決定了live行程之後...

我病倒了。

連著3日的醫療治護。

取血的醫具是藏著細針的塑料細管。

男子醫生捏住我的無名指。

搓揉它、令它充血。

然後忽然落下。

手指的疼痛。令我興奮。

暗紅色的血從傷口滲出。

男子醫生向外擠壓。

大股的溫熱液體湧出。

他熟練的用取血試管將血液收集。

手法是...刮...

塑料邊沿貼著我的皮膚。

熱辣的劃過創口。

血液粘稠著滾落到試管底端。

很快...血小板凝固。

很疼。

卻喚醒了我身體里的什麽。





和點滴藥瓶相處了三天。

細長的醫用鋼針頭在我的手背迫不及待的尋找著吸噬的入口。

我的血管...又細又滑。

但是護士小姐總是有辦法讓冰涼的藥液順利的在我的體內隨血液循環。

第一天。

我的手背變得青紫。

護士小姐溫柔的責怪我:爲什麽那麼急著去廁所呢?不好好的壓著當然會青紫啊。

第二天。

我的第二根淺顯的血管被刺傷。

第三天。

手背淺顯的血管變得稀少了。

我前日和溫柔的護士小姐打趣:兩隻手都受傷了那麼明天是要打頭部了嗎?

而在第三日遇到的人...她非常的不溫柔。

她用塑膠管紮緊了我的腕部。

血管被勒的生疼。

牽帶著前日的那處入口一起疼。

仿佛血液又要從那裡湧出了。

衝過僅24小時生長的薄薄的肉膚。

她用力的拍我的血管。

我本能的縮回手。

她狠狠的瞪我。

問:"疼嗎?!"

我答:"疼啊!!"

她繼續拍打著。

希望血管會被刺激的爆發。

果然...很細的一根...蜿蜒顯現。

她捏著醫用鋼細針。

刺入。

我感覺的到...

感覺到冰涼的鋼針蹭著我的手骨...

她慢慢的推入...

露在空氣里的針慢慢的縮短...

它們全部進入了我的身體。

然後...

我看到了輸液管里我暗紅的血液...




在第三日的過程。

我一邊疼痛...一邊聽見耳機里的聲音...

像是溫柔的手...輕輕的撫摸著我的臉...

對我說...

"忍耐...這樣...才能...解脫..."







我的睡眠好像是從然子離開我家之後開始變得很劣質。

第一夜。我還能聞到CK-ONE的淡淡香味。

之後的每一夜...噩夢糾纏著。

人工騷擾電話只響一聲掛斷。

忽然的清醒。

等等等等...

我被抑鬱的失眠攪得總是不能熟睡。

凌晨2點醒來一次。

凌晨4點再次醒來。

我喝了瓶冰的酸奶再去睡。

凌晨6點醒來。

我閉著眼睛等待鬧鐘時宮脇涉的呼喚。




這種情況。

至今依舊沒有好轉。

我凌晨5點才關閉電視。

看完無聊的法國恐怖片和午夜沒有廣告的電視劇。

幾乎所有的頻道都顯示了節目結束的台標。

我晾了洗衣機內洗了整夜的日常裝。

安排好一切然後上床。

20個小時的眼部動作讓眼睛疲勞。

於是很容易的入睡了。

只閉合了5個小時。

我又醒了。





我是很討厭睡覺的人。





所以。

也就這樣被安排了失眠?!







plastic tree的live在順理成章中被安排在下個月中旬。

我們幾人都格外的激動。

我向所有我認識的、認識有村龍太郎先生的人炫耀。


知道嗎?!我要去看龍太郎了!!


這件事。成了人生現在的大事。

我...很期待。

期待的心情...興奮感...竟讓我羞澀起來。

只要想起來...就會羞澀的微笑。

我懷著仿佛是約會情人那般的心情。

忐忑的期待又擔心著12月20日那一天。

我們都開始慌亂了。

初戀約會前般緊張的開始語無倫次。

"我要穿什麽出席live呢?!"

"你說...我要化妝嗎?!"

"誒呀...我要不要去看看過去舉辦過的live...好在他們唱著的時候和他們一起融入?!"



A:"怎麼辦。我好激動啊。"

我:"看看!沒出息的樣子!plastic tree來就這樣!那dir en grey來不是要死了?!"



所有的心思...

都被徘徊在12月20日這一天。

要很久很久以後才將來臨的日子。

卻充滿魔力的仿佛就是明天。



宿命這東西。

總是充滿了矛盾。

充滿了選擇。



忽然有件事成了我上海の行唯一的阻礙。



這個矛盾的本質形容起來就像:你不等X路公車時...它總是一程2、3輛的從你眼前駛過。

當有一個機會你也偏偏要乘坐它的時候就發現等了半個小時、卻不見一輛過來。



我的工作、我一直忍耐。

大家都覺得休息日不穩定是很討厭的事。

我終於進入了新的工作環境。

環境非常好。

休息日正常的安排在週末兩日。

哈哈。

上海の旅的牽扯時間。是最短四日。

於是。我憎恨起這個溫柔鄉。

如果在那個惡劣環境的話...我...一定不用去煩惱工作日參加live的事了。

這是宿命。

宿命。

可是我這種不按規則生活得人。

一定。一定。不會被擊潰...吧?!










我的夢想...不是快實現了嗎?!

近一步...再近一步...一點點也好...

那麼...我的夢想...擺在不遠的那裡...

這個時候...我又能允許自己找什麽藉口?!









我...寥寥的幾絲遺憾...

我絕對不允許它們再讓我遺憾第二次!!

我是要去尋找自己的靈魂!!

去點燃我的意志!!

所以我不怕前面有多么艱難。

這不是什麽大不了的生死交替。

那是我的夢想。

我...最不易的碰觸...













你好...

是你嗎?命運の神...

我請求你...

保佑我...

讓我離我當做命一樣看待的那些更近一點吧...

一點點...一點點也好...

拜託...














這是不是他們說的"雙刃劍"?!

"夢想"...其實是最痛的東西...

實現"夢想"很痛...

而"現實"的流失...

又為你添了新的傷口...

我們活著就是這樣的痛苦和悲哀...





「理由」

「浸食ロゼッタ」

「青空と口笛」

「青い鳥」

「春風シャララ」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手,,,,i i

要快点好起来!
yukiya 2009/11/30(Mon)18:40:55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