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92]  [91]  [90]  [89]  [88]  [87]  [86]  [85]  [84]  [83]  [82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最近一直失眠。

原因。不確定。




我給他寫了一封信。

我發誓一開始的目的不是絮絮叨叨的說什麽可惡的宿命。

結果。

我的信差點超過了限制的數字...10000字。




失眠其實很難受。

心底升起的恐懼。

不是擔心黑暗。不是擔心什麽似有似無的鬼靈。

而是。一閉上眼睛來臨的絕望。






昨天。去了Ajie店裡。

很冷。

電影人也意料之內的回到這個城市。

我一直覺得他沒離開過。

他們給我了暖暖的熱水袋。

我抱著。給然子打了電話。

每一次。去那裡。都像是逃避的處所。

Ajie問晚上要不要去他家裡吃飯。

我說...不了。

我這個多餘的人。只能是跟他們搶棉被的角色。

本來大家都已經病歪歪的了。

我這個基本病愈的傢伙還是識相的別跟去吧。




我們在溫暖的湖南菜館聊著"死亡"這個話題。

誰誰誰是怎么死的?

他的自傳、他的電影、她的小說、她的傳聞...

有暖氣的那個包廂...裝修的像花房一樣把我們包住。

我就在那個像密室一樣的小屋依賴著他們逃避了寂寞。






我其實是很懦弱的人。

離開了誰就變得很孱弱。

總是試圖拉住誰。

可是。只有自己才能拯救自己不是嗎...






昨晚...分別給然子和yukiya發送了最後一條晚安短訊。

然後躺在床上看<一休>。

看著看著睡著了。

模糊意識的關閉了機器的OPEN。

摸索著充電接線為它充電。

那種感覺很難受。

半睡半醒的做事。

然後忽然的一個電話將我折騰一番。

是以前認識的一個男子。

他一直欺負我。

總說著一定要把我娶到手。

他一接通就罵了一句。

問我為什麽總不回短信。

我說我忙。

他在當兵。

半夜才站崗回去。

我說我想睡覺。

他竟然意外的溫柔。說:"那你快睡吧。"

我說那我睡了?

他說:"恩。掛了吧。睡覺吧你。"

他是河北人。

罵人總帶著京腔。



接著。我翻身入睡。



直到宮脇涉的聲音響了。








我做了Dr.yukimi樂隊的鈴聲。

我純粹的使用錄音軟件錄下了TD上的視頻音樂。

因為我到處都找不到他們的東西。

我將手機屏保和壁紙都設置成他。

我以前也這樣。

一個藍色色系的他的私照。

那時我剛認識他。

那時他是我認識的最好的樂手。






有一天。

我又去聞了CK-ONE。

售貨員接待著我。

忽然我身邊出現了一個初中生摸樣的女孩子。

她...問來問去。

頭髮很久都沒洗...很噁心的形狀。

站在她身邊。

我立刻覺得這個CK-ONE櫃檯是假的。

不知道她喜歡的哪個偶像也用著CK-ONE?!

看到她...我...走了。

某個樂隊主音R氏...希望...那女孩不是你的鋼絲...







我看到了2張live門票的照片。

同一場live。

卻是不同的席位。

一張在live主催的身邊。

另一張在live會場靠墻的最後一個平方米。









請揉了我的票子。

讓我在場外透過漏縫的大門聽著他們的聲音。

因為...

我感到...

face to face這樣的事...

令我的失眠...更加深化...










不是激動...





而是心痛...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