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34]  [33]  [32]  [31]  [30]  [29]  [28]  [27]  [26]  [25]  [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昨天。

忽然聽著LOVE SONG哭了起來。

眼淚仿佛觸景生情般流淌了。



我怎麼那麼脆弱。



好像沒有誰影響了誰的心情。

我和然子凌晨時分發著信息。

聽她說著她的低落心事。

死去的親人。

無法擔負的遺志。

難以忘懷的舊事。

等等。

我。沒有那樣的親人。

我媽常怪我怎麼那麼冷血。

對什麽都好像毫不在乎。

也許她說對了。

死去的親人。

我也不少。

一位、她在我面前咽氣。

那是我真正的接觸了生死這事。

可是當時。

我真的沒有難過。

當然也沒有像我虛偽的表姐那樣...

她們在死者面前痛苦流涕。

然後死者被父親和伯父裹著棉被從家裡抬往停尸房。

她們和我一起趕進廚房。

我默默的等著車子把我們一并運去醫院後院。

她們靠在大理石廚臺調笑伺候死者生前日常的保姆。

對著屍體。她們裝作悲傷。

背對屍體。她們照樣愉悅。

死去的事沒有打擾她們的心情。

那天的場景我記得。

在記憶的夾縫隱隱約約。

沒什麼意義。卻一直沒有忘記。

死者對我。沒有什麽厚愛。

因為我是不會裝媚的女子不很偏愛。

所以。

我沒傷心。

甚至。過分的在追悼會上因站在眾多人關注的會臺上緊張的微笑了。




我想。

死去的人。一定都是透明的。

他們會聽到我們的心聲。

心裡想什麽他們一定能知道。

所謂什麽懷念、惦記、悲傷、慶倖、貪婪、他們全部明白。

所以。嘴上說的什麽"您怎麼捨得就這麼離開我們..."都是給活人聽的。

既然我是不討好的人。

那麼說與不說也不能改變什麽吧。







昨天晚餐。

我和父母聊了很多。





人好像忽然一下就長大了。






這段時間快的驚人。

很痛快的就長大了。

一溜煙的跑。

一下子從上公交車免票就到了如果拿了行李必須更加多付一單車費。

這世間。真是閃過。

我發現。長大的自己懂得東西果然多了起來。

也發現。看著我長大的父母果然寬容了很多。

就像然子。

我們上學的時候。

父母不允許我們看電視。

必須去寫作業。

父母不許我們出去玩。

放學后必須快快回家。

父母不許我們和社會上的人交往。

必須低頭走你的路。別去管旁人在說什麽。

我長大了。

他們老了。

已經沒心思去管我是不是還有什麽沒完成。

反而心想著讓我少點時間去工作多點時間陪他們。

反而心想著幫我花錢置備漂亮的衣裳和美麗的形象。

反而心想著讓我去認識更多的人有廣闊的社交。





我走的這條路。

一直伸向遠方。

我看見的方向。

就是我要去的方向。

我甩開他們拉扯的手。

還以為自己已經能飛了。

其實。

我做不到那樣堅強的傲慢。

我知道我還是得被他們扶著。

所以。

我也不再去堅持什麽叛逆得來的獨立。














這是一段現實里不存在的對白。

A:"討厭。走開。讓我走。我才不要你們..."

B:"你要去幹什麼?"

A:"別再管我了。我要做自己想做的事。"

B:"你想做的事是什麽?"

A:"我要離開家。我要一場流浪。放任自由的流浪。"

B:"你在說什麽?!"

A:"恩...我...什麽也沒說..."









我...什麽也沒說。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