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68]  [67]  [66]  [65]  [64]  [63]  [62]  [61]  [60]  [59]  [58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這是一張很宿命的照片。

我在手機關機前一分鐘lucky的將它發送進入郵箱。

才得以在今天將它和您一起分享。



這是一個箱子。

紅酒箱子。

裏面裝了一瓶和箱子不搭配的君度。

君度+龍舌蘭+青檸汁倒入杯子。蘸嵌鹽邊是-瑪格麗特-。

-瑪格麗特-很烈。

加上我不喜歡龍舌蘭的濃烈氣味所以只試過一次。

這個裝著君度的箱子。

上面有一個奇怪的logo。

-VR-。

我看過那麼多關於"VR"的東西。

這一次。是最怪異的。

2001 VR Shiraz。

不知道。它會是什麽味道。





最近在工作地點的稀少人經過走廊里抽煙開始用火柴。

是從一家叫做花亭的日本料理店索取的。

火柴。記得小時候是1毛錢一盒。

關於火柴的話題比較近的一次是:"如今一毛錢連火柴都買不到了"這樣的對話。

單獨的一毛錢。沒了什麽作用。

火柴。也被打火機替代。

大家都使手機。BB call也淘汰落伍。

人總是慢慢的進化和退化。

就像我的記憶。

也慢慢的有點遲鈍。

前天夜裡。我聽著pashya。

那旋律讓我平靜的擔心著會不會就會在這般的平靜里沒了呼吸。

我從床上蹦起來。

取來放在"骨灰盒"最上端的MACABRE。

顫抖的將盤子放進CD機。

吸收著遙遠又狂躁的音調。

然後。猛然的想起過去說的一些話。

我幼稚的說:"討厭DEG的-虜-、討厭-逆上堪能-"。

事實上。是那句"你知道我是怎麼過來的嗎?!"

宿命這事。

很難想個清楚。

我幼稚的說:"搖滾這東西我永遠不會喜歡"。

我幼稚的說:"你看、你看、那個叫京的人吐的那是什麽噁心恐怖的東西啊"。

我幼稚的說:"咖啡店那些人裝什麽可愛啊"。

很多幼稚的事。幼稚的話。

人。在十四、五歲時的發言果真有一大半不能當真。

那時特別強調的叛逆、事實上完全沒有依據和緣由。

說著"喜歡"這個爛俗的詞藻、卻不知道背後的代價到底有多痛。

我的逃避。

像一個圈。

隔離了很多東西。

很多東西在心目中太高遠。

我不敢碰及。

比如。清春。比如。hide。比如。我在那些時候根本不懂的<24個シリンダー>。


聽著聽著。心裡積壓的滿滿的壓抑。

我打開radio。

某頻道播放著韓國某個組合在日本的live。

熱鬧的聲音在凌晨3:00依然沒停息。

韓國的pop旋律里充加著不協調的日本語。

讓人聽的不舒服。

我接受不了。關掉所有音頻設備。睡覺。



最近有點莫名其妙的絕望。

可能是家裡空空的緣故。

我只吃很少的食物。

然後不明顯的發生低血糖反應。

恍恍惚惚的感覺自己隨時都可能和現實say goodbye。

躲在一個角落。

尋摸一個美好的瞬間。

實現一個外表平淡卻無比華麗的終結。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