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56]  [155]  [154]  [153]  [152]  [151]  [150]  [149]  [148]  [147]  [146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聲譜圖火焰的圖形、一波一波的湧向天空。

這是一段舊節奏。

不繞圈子的回應、是<貴女ノ為ノ此ノ命>。

找不到音源。我用常用的媒體留聲器錄製著。

我是一個特別念舊的人。

我也有抱著彩虹的TAPE和<貴女ノ為ノ此ノ命>的時代。

丟掉他們、不是因為厭倦。

絕對不是。

不是因為喜新厭舊的本性。

真的不是。

找不到一個好藉口說爲什麽就忽然對他們不聞不問。

我不是喜歡化妝漂亮的人的人。

不是因為yukimi可愛就每日光顧他的MAIL箱。

不是因為yusei英俊、就每天喊他"愛人"。

關於gaze。我的舊印象一直困擾著我。

<貴女ノ為ノ此ノ命>之後、是<堇>。

不知道名字的這位視頻專輯主人。

這個瞬間、忽然覺得、很感謝。



自從然子離開之後、我稀少來這裡。

也不忠的去了新浪開了一個常被一位三流明星光顧的暗室。

我的生活、因為少了她、變得很殘缺。

認識她之後、我才認真的聽12012。

幾乎沒和她說起過以前也聽彩虹、聽gaze、聽Alice 九號的事。

其實她也明白。

有些東西、我們相似著的人、總有心有靈犀。

我每天入睡前想擇菜一樣挑選睡前的CD。

昨晚、忽然想起blue。

她一定不認識。

是yukiya(幸也)集團的曲子。

那時我不知道。

我從來不去仔細的追尋到底自己在聽誰的聲音。

叫什麽、對我來說不重要。

以前也說慣了"RUKI"、說慣了捂鼻子的、這些形容。

很久之後不再念叨、而是"流鬼"、"流鬼"這樣稱呼。

久而久之、也漸漸的想不起以前怎麼稱呼他們來著。

我在plastic tree的live場地、意識到自己是多么不忠實的V系fan。

我、什麽都不知道。

還說自己是喜歡V系、像命一樣看待。

這些、都成了我的虛偽。

聽著<千鶴>。感到陌生。

原來我也有這樣的一個無助的瞬間。

看見自己以前每天都念叨的人。

也會有陌生的那種感覺。

真是有罪。

今天弄了一堆新音頻。

過程、極繁瑣。

用下載器、下載、下載器。

聽起來很可笑。

我以前在課堂上、總是一遍的、一遍的、在教科書上寫著...

"gazette=ruki+reita+麗+葵+戒"

"Dir en grey=京+toshiya+shinya+die+薰"

"蜉蝣=大佑+YUANA+KAZU+靜海"

"Kagrra=一志+女雅+白水+楓彌+真"

就這樣、一遍一遍的溫習。

而時間越久、這樣的興致越低迷。

太久了之後、漸漸的對名字、沒有了興致。

有些曾經每日都寫過數遍的名字、也會一時的想不起來。



視頻觀看者X喊著:"樓上的憑什麼說他們、他們可是我的大本命!!!!"

本命。

我從來沒有。

一視同仁似的、喜歡、狂愛、然後順其自然的也許被取代的遺忘。



<ザクロ形の憂鬱>被搭配白色的pv。

我覺得好陌生。

<舐~zetsu~>、集裝箱上的舞蹈、讓我想起了那時候。

那首<佈滿泥土的青春>。是暗色系的青年時代。

也像SID一樣、唾棄著誰。

一切。都從時間流的通道逃走。

<Reila>之後、能勾起印象的是<泣ケ原>。

對SID、卻永遠沒有甜蜜的色系印象存在。

是那首Berryz工房、死ね。

有些東西。

潛移默化著。

咖啡店曾經也嗷嗷的叫著。

潛移默化著、我的念舊、永遠蔓延在過去與現實的夾縫之間。



永遠都無法抹去。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lt;&lt; 傷口。 HOME 你好。愛人。 &gt;&gt;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