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47]  [46]  [45]  [44]  [43]  [42]  [41]  [40]  [39]  [38]  [3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昨晚一直噩夢不斷。

夢見自己被惡魔附身。

它衝向我。我躲閃。

它融入我的身體。

然後我動彈不得。


我想是因為晚上被子壓住了胸口。

其次。是因為身邊的母親大人一直心懷怨念的哭著睡著。


昨天。又一次敗露了。

藏在然子喜歡的psp口袋里的打火機被母親大人摸到。


然後。我不知道今晚回去之後的暴風驟雨是如何狀況。







我一直以來是以裝作是會抽煙的女士存在在別人心裡的。

我可能是裝的嗎?

在我的認識里。

抽煙這種事就像教育程度高的孩子必定要上過高中才叫義務教育的概念。

我想。有思想有文化的女士。一定要夾著煙卷。

或是高傲的讓人不敢親近。或是。故作瀟灑的翹腿坐在街邊。

其實。

這樣的女士。才更容易讓人親近吧。

我這樣覺得。






我喜歡的先生們好像都是大煙鬼。

ken桑?hyde桑?京桑?薰桑?大佑桑?等等等等。






今天早上。

我被噩夢驚醒就沒再深睡。

那魔鬼在我心裡。

折騰的不行。

多年的恐怖片教育讓我不畏懼魔鬼。

說實在的就是我心裡有鬼。

我敗露之後、裝模作樣的玩弄了幾下psp然後關掉閉眼睡覺。

母親大人就躺在邊上抽泣起來。

她說她傷心。

因為我還在做那些讓她難過的事。

我沒的理由狡辯。

於是虧心的不再做聲。

早上。我被新定鬧鐘鈴聲彩冷 - <theme>喊醒。

用很快的速度穿衣服。

然後母親大人坐起。

我想。眼睛必定腫起。鼻子也塞的吸不順氣。

我就用跑的速度離開了家。



我一直都是那種逃避的性格。



包括這件事。

我也當做是逃避的接口。

香煙氣體讓我能清醒的看待現實。

也讓我沉迷著面對現實。

我害怕太過透明的看到現實。

因為我懦弱。

不敢直對。

我一直借此來昏迷自己。

這是懦夫的表現。

就像。我離開了JP的支撐就好像沒了主心骨一樣癱軟無力。

它們為我樹立了堅定的力量。





人總是做不該做的。而不做該做的。






這是我們的弱點。

而還要狡辯的說我知道自己該做什麽、不該什麽。










今天。喝了摩卡。

換掉拿鐵。

捧著溫熱、我好像感覺到陽光照在身上的溫暖。












不允許的事情。

一定有他們的道理。

雖然他們是為了我好。

可我還是覺得自己清醒的知道自己在幹什麼。

我很理智。

理智的對待任何事情。















我們兩人心中的怨念。

將周圍的空氣渲染的很低沉。

而解開這怨念的絲繩、我不希望是我的妥協。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