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11]  [110]  [109]  [108]  [107]  [106]  [105]  [104]  [103]  [102]  [101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一直是不知好歹的人。

以前。是這樣。現在。依舊。

昨天。在深夜、強迫自己看完了千元財產里的所有可以看的東西。

播放的時候。死死的盯著虎背熊腰的那個背影。

是哪個舅舅?!

發福的這位...奮力的撥弄著他的樂器。

搖晃的背影、只顯眼的是唯一的白色T-shirt。

「蝕紅」原來是這么唱的。

陌生的像我們在那間KTV聽的所有的新曲之一。

 




 

新曲。

新曲「304室」。

他們是視覺系-GREY·D。




Ajie弟弟那天在KTV問我。

如果這里有視覺系的歌。你會唱嗎?

我被戳痛傷口似的說:"什麽啊!我只會唱<2010年的最後一場雨>!!"

我聽到KTV里的視覺系。

全是像第一次見世面似的奇妙心情。

我才覺悟。

原來。真的、文廟街旁介紹給我GREY·D的那個大嬸才是比我認識V系的人啊。




我慢慢覺悟了自己的根源。

那些喜歡憋屈著嗓子乾嚎的人。

對我是致命的兇器。

習慣了肢解的斧子、就絕對不會使用細長的銀光手術刀。




看著錄音棚里的幾位舅舅。

覺悟了。

他們、成長的絕對不會再承認曾經女裝出席的人是他們。

我一直理解GLAY為什麽以V系出道、卻到現在打死都不樂意說自己是視覺系團體。

"日本國民四大樂團之一"成了他們唯一能非常非常樂意微笑著接受的稱號。

什麽人都是如此。

可能 京 如今露出手臂的紋身、卻不會再配飾曾經恐怖無比的那些釘洞。

覺悟了。

曾經那麼不愛學習的人。

現在也能對著五線譜指手畫腳。

這是必須的。

必須去做。



黑暗不是全部都頹廢。



Merry的Thanks里出現的京さん。

蜉蝣的最終觀眾里出現的京さん。

錄音棚里出現的京さん。

我怎麼忽然好像從來都不認識?!








我縹緲了一天。

直到工作結束后聽見了那首「紅蓮」。









因為音樂理想發生差異而分手的涼平和彩冷。

因為音樂理想發生差異而分手的姬莓。

因為音樂理想發生差異而分手的the studs。







我聽著歌曲才知道自己有多寂寞。

星巴克的招待說:你可以邀請朋友啊。

我說我總是一個人啊。

她說:那得趕緊找個朋友啊。

我沉默了。

氣氛尷尬。

我只好說:我去取飲料。






慢慢的連陪我做伴的那些音樂也開始寂寞。






我覺悟著很多事。

很多很多事。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