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5]  [14]  [13]  [12]  [11]  [10]  [9]  [8]  [7]  [6]  [5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那天UC飯給我發了短信。

說某大人故去。

她說她對那團不熟。但是心裡也滿懷傷感。

故去的是個貝斯手。

前團是LAREINE。

我一直稱他們是百合薔薇團。

唱宗教的團。

記得剛接觸V系的時候是常常收到感應的團。

聽到貝斯手的離去。

不免的有難受。




曾經常常遇見的人。

忽然想到有一天再也無法見到。

會有怎樣的傷心?

如果是因為遠距離的分開。

只要心裡有感應。

那麼。。。

也不會有永別的感覺。

這是人類的悲哀。





我們。

能做到什麽?

望著。就那樣望著。

其實我們是最可憐的一群。

不是嗎。





提一下我的那群玩樂隊的朋友。

他們還真是出了名了。

出名之後。

就忘了我。

就像我媽說的。

你的泉兒。樂子。早把你忘了。

幸虧當時沒跟他們好吧?

人家現在不在乎認識你們這幫平民了。

也許吧。

也許吧。




人總是那樣。

貝斯手的東西忽然撲面而來的多了起來。

無數的人說:哇。好可惜。誒。我以前好喜歡他。等等等等。

一陣喧嘩。

接著。。。

貝斯手也會隨著他的故去將被人遺忘。

就像坊先生隱退了。

引起一陣喧嘩。

過了很久很久之後。

也不再有人提起:坊真是可愛啊。這樣的話。

我們。

能做什麽?

漸漸的遺忘他們的存在。

就像他們忽然的出現那樣忽然的消失。

包括消失在我們的記憶里。






假如。我說假如。

有一天。我喜歡的團都離開了。

我會怎樣?

離開V系還是用別的無數的新團舊團代替對他們的喜愛?






其實這也是我的矯情吧。

天下總是有不散的宴席。

對吧。






我們。

無力做什麽的時候。

也許只能認命的去逼著自己遺忘和淡漠。








 

Versailles - Bass - Jasmine You [茉莉花勇]

永别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無題
我想人類就是善忘吧...但是我卻還是會偶爾想起這些遠去的人們...
雖然這樣說實在有點涼薄,但總不能永遠停在那裡...世界仍然在轉動,所以就算淚流滿面我也認為要繼續走下去...
把那些人都牽牽記在心裡繼續活下去...或許總有一天,人們再提起他們時...那份回憶會由悲痛演化為寶物也說不定。
masaya URL 2009/08/14(Fri)20:35:51 編集
無題
To>>masaya。

很喜歡你那句:這份回憶會由悲痛演化為寶物。

看過之後忽然想起特別俗的那句旁白:"不因虛度年華而悔恨。不因卑鄙庸俗而羞愧。"

我總是反省再反省。

但是反省之後忘記了。那些反省的原因也變得沒了意義。

人總是如此吧。

看到眼前的。就會忘記腦後的。
伊織 2009/08/21(Fri)08:56:42 編集
無題
人一生有着许多的朋友,但是只有其中的几个才是交往最久的。
也许那个就是所谓的“每个阶段都有不一样的朋友”
别太伤心了(拍肩*)

至于那位BASS。。
其实我真的是完全不熟悉OTZ
但是其实一开始看到帖子我只是觉得“开玩笑的吧= -”

2009/08/22(Sat)05:41:35 編集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梦境。 HOME 衝動是魔鬼。 >>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