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00]  [99]  [98]  [97]  [96]  [95]  [94]  [93]  [92]  [91]  [9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現在唯一讓我開心的事...就是每次看他的blog...

給他寫信...即便我漏洞百出。

也希望能告訴他我的心情。




最近我的身邊總是充滿敵意。

今天也莫名其妙的丟三落四。

莫名其妙的就會發現重要的東西明明記得捏在手裡卻不見了。

因此。敵意增加。

是工作場所。

敵意擴張的整個辦公室都是。

我頂著強大的氣壓流。

仍硬著頭皮坐在那裡。

真是傷自尊。

我左上角的辦公室秘書對我有敵意。

左邊的搭檔對我有敵意。

身後的事務部秘書對我有敵意。

右下角的ALC鍵入員對我有敵意。

敵意...沖向我而來。

今天唯一能感覺輕鬆的是午餐時間沒有出錢吃的那頓輕鬆的無味餛飩。

對方。是新來的溫柔秘書小姐。



敵意。



除了工作場所之外。

也氾濫著向我涌來。

她對我說她要乘坐飛機。

我心裡想著:是一個人的話那么請您以商人的角度幫我在您的商鋪處理掉我的那張入場卷吧。

沒什麽意思。

特別沒意義了。

儘管除了她也會有一大幫東拉西拽的別的朋友幫我振奮心情。

可是。

白色的畫布因為沾上了墨點就把它們畫成彩色的。

那么...這根本不是描繪這幅畫卷的本意。

心懷著別的動機。

那么乾脆算了。

這是一種不愿妥協的心情。

也許當兩個人站在一個場所里的時候。

最左邊與最右邊之間的空氣也充滿了敵意。

我語氣嚴肅的卻撒嬌說:你帶我嗎?

我自己都覺得羞愧。

為什麽用那種語氣。

找了無數個藉口來推開我。

放下我的東西轉身就走。

打電話給別人問我的態度。

拿走在幻想里理應揉碎的入場卷。

對我說將獨自乘飛機前往。

這樣嗎?

既然這樣。那么我不身處那個場所不是更加乾脆的滿足了不愿意看到我的潛意。

走在咖啡店門前的那個通道我覺得很可笑。

自己很可笑。

同樣是LIVE。

同樣是V系Band。

同樣的把我推開。





敵意。






這是不是互相的敵意?







因為搭檔不被喜歡就要連我都被敵意的對待。

因為是新手就連我懷著憐憫心情對待的搭檔都對我充滿敵意。

因為我很偏執就要讓我被敵意的拋棄。








我自憐自艾的想...在這個世界什麽對我沒有敵意?!








因為我沉默不語的妥協就要被像軟柿子一樣捏來捏去。

誰看不慣了都要來捏。

因為明知我只會默默的接受。

不愿反抗。

反正離開了你我也有別的方法前往...

你是這么想的嗎?

反正離開了你我也有別的朋友陪同...

你是這么想的嗎?





I killed suffering under the groaning cage.

I'm killing time that went by slowly. I intercepted light gradually.

I can't return to this dirty society anymore.

I looked for light in the dark world. Please teach how pains fade away.

I can't return in this dirty reality anymore.

痛い痛い痛い温もり...

キミの体温を...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 夢見。 HOME 我的晚餐。 >>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