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123]  [122]  [121]  [120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昨天在家睡了一天。

源於前天晚上一晚上沒睡。

做的事情、就是寫著很長的情書。

今天、就知道了一個五雷轟頂的大消息。

C團在從大阪回東京的途中、車禍。

主音鎖骨骨折、吉他手右指骨折。

一個月期間的活動全部拖延。

實話說、今天、我萬事不利。



早上很意外的打掃了衛生。

堆放在屋子到處的CD全落了灰塵。

很久沒觸碰了似的。

每天看著他們、心裡的慰藉、是語言形容不了的。

我仔細的查看、爆出的自語是:誒喲、我竟然還有這張。

東西多的連自己都忘記有過什麽了。

這好像是很不負責任的行為。

入手的東西、被看來應該是沒有被好好的寵愛。

只是將他們放在一旁。

霸道的看著就好了。

我不想享用、也不准去別人那裡。

我是SM小說里霸道的攻。

捆綁著、傷害著、也不要放手讓他們離我而去。

而、也如SM小說里會表現的一樣。

可憐的受、你們、在我身邊、即便是被傷害、也順從著。

除了我、說不定、沒有人會真的正視你們的存在。

日本多如牛毛的band、說不定、在日本沒人氣的人、到了中國絕對有很多飯。

只要長得美、長得美、長得美。



凌晨入睡前、我為今天的整天做了打算。

也非常好的執行了。

我這樣沒什麽自製的人、通常不按常理出牌。

做了打算也基本是白算計。

今天還好。

在午後出了門。

在有人售票的小巴車上、發了MAIL給yukimi。

"大丈夫か?"

現在想來、我可能是問錯了。

那時沒有通告出了車禍。

只是說怎麼怎麼了、終於回家了。

後來、才看到、骨折+骨折。

有時候、是一種預感嗎?

問了他、就是說真的出了事?

今天諸多的不利。

諸多不利。



我出門、在殘冬的大街上散步。

目的地、忽遠忽近。

隨心所欲似的、想去就去、不想去就折回到別處。

停留了沒多久、我便離開了。

而結果卻反了常態。

我裝著一兜子恐怖電影。

去了西餐廳。

八分熟的牛排、我竟看見了血色。

有點可怕。

我還是鎮定自若的切成一個一個的小塊。

血色、很多。

我只把不嚴重的部份放進嘴裡。

無異味。

有甜甜的雞蛋布丁。

冰涼著爽口。

酷愛沙拉的我、也通常异於常人的多加一小碗。

我耗費了太多的體力。

在Ajie的店裡、我執著的認為、brother的CD我絕對是在哪裡見過的。

我翻了放置垃圾貨的七、八個大箱子。

沒如意。

從裏面找到一張雙聲Vo.的POP-ROCK組合。

男女搭配、(後面還有四個字)的樂團。



這兩天、播放器還算順暢。



播放到<guilt trip>的時候、我誤闖了某某的blog。

播放器超級流暢。

然後流出了<春夏秋冬>。

我blog里的吼聲、和她blog里的陽光聲、忽然重合。

忽然感覺、<guilt trip>成了更壓抑的歌曲。



今天是伊織的生日。

吃牛排也基本是當做了一併慶祝。

買CD也當做是慶祝禮物。

我去伊織的blog跑了一圈。

什麽也沒寫。

只看了今天他的寫真blog。

我們貂蟬之鄉的美人(美人-請不要片面的認為他是我心目中的美人)生日的話、一定得好好的意思意思。

基本不給誰慶生的我、也稍微的俗氣了點。



椎名未緒還能寫blog說明還好。

說是如果Vo在錄影不能痊愈的話需要有人代替主音出演。

這個...應該不能接受。

我想、Vo也一定能好。

鎖骨。

看起來很嚴重。

希望能痊愈。



殘冬午後的樹葉。

飄搖的在樹上打轉。

輕風將它們吹落。

多么的無助。

無助、悲哀的。

等待到春天、勃發的綠葉、是新的生命。

不知道、那時候...

它們會不會、能微笑。

會不會、不再像現在這樣。

嘟著嘴。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