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126]  [125]  [124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我可能有思想潔癖。

所以、有時候過分的深度潔白。

事實上、我是個懶女人。

喜歡的CD上落了很厚的灰塵。

偶爾碰觸它們、沾了一手的灰、我、會做的、是甩甩手、將它們抹到睡衣上。



昨晚。確實確實是因為擔心C團的交通事故所以不能安心入睡。

我看完電影、在中國時間的凌晨2點、去洗澡。

在鏡子里看見自己的身體、感覺、像是、看見了一尊人偶。

除了眨眼。其他的動作、都沒有意義。

我頭髮還滴著水。

栽進被窩。

睡得、感覺像沒睡。

鬧鐘響了、關閉它、不知不覺的再次昏迷。

再醒來。發現、我差點遲到了。

沒心情去顧及頭髮有多亂、還潮濕著。

額前的、混亂的飄逸著。

最近有了甩頭髮的習慣動作。

我想、我應該去剪短它們了。



正如我擔心的那樣、我一個月絕對不准時來臨的生理期、不准時的光臨。

我從來沒有討厭它。

這是沒辦法的。

它讓我疼痛。

它讓我煩瑣。

我是無法拒絕宿命的。


昨晚、看的電影是...<古惑仔>。

呵呵。

我、一直是很奇怪的一個人。

以前、好像很喜歡自己是男孩子性格。

很多女孩小的時候都這麼想。

假小子似的。

到處瘋跑。

我好像是因為MANA。

才開始喜歡做女性。

我不知道你有沒有那種感覺。

我看見他、有時覺得很榜樣。

比女人還有魅力。

那麼、身為女子的自己、有什麽理由不去展現女性的魅力?!

雖然我從沒瘋跑過。

但是、骨子裡、全是男孩子的想法。

比如、混個黑社會、逃個學、玩玩刀子、抽口煙、看個AV...

我以前混過黑社會。

現在想起來、很好笑。

我是很容易被什麽動搖的那種不易動搖的人。

現在看見學校里那些很跩的女孩子。

不會很討厭。

相反的。像我這樣別人眼裡特立獨行的人、反而會被她們害怕。

只是那時、我討厭搖滾。

感覺是不知所謂的東西。

現在看來、卻是最真實最真實的反應。



我從小受過很壞的教育。

但是家教卻很好。

也善良。

也沒什麽大脾氣。

我的壞教育、全是自我所為。

<古惑仔>是1996年拍的。

那時我十歲左右。

那之前、我習慣看滿是黃嗖嗖的言情小說。

看鼓勵男女濫情的社會小說。

看講述第三者勝利的虛構故事。

只是討厭講述九年制義務教育中的幼稚男女純情。

小學的時候、我父母被傳到學校、老師說我早熟的戀愛了。

初中的時候、我父母被傳到學校、老師說男同學的母親在書桌里看到我寫的情書了。

高中的時候、我父母被傳到學校、老師說我太不務正業了。

我是這樣的人。

在那個大環境里、是被排斥的人。

而在鐘樓東西南北的熙攘街頭。

我、只是很裝深沉、很裝懂音樂的一個宇宙人。

過去的二十多年、都好像很不真實。

進行時的時候、覺得很多東西是理所當然。

現在、我拿那些不真實的遙遠東西當做慰藉。

只想、沉默的走向未來。

可能是太早的疑似戀愛、我現在討厭戀愛。

可能是太早的疑似色情、我現在討厭情色。

可能是太早的疑似不良、我現在討厭耍帥。




我一直歸罪自己是太理智的人。

理智的過分、變成了深度、潔白。

旁邊的人、總有太多我看不起的東西。

看不起打扮的很洋氣的男女。

看不起很曖昧的男女。

看不起大肆宣揚的戀愛。

看不起帥哥的臉。

看不起很多很多的很多很多。



下班之後、我依舊在星巴克的外圍抽了煙然後進去。

達郎的聲音、深沉的唱出我的絕望和無助。

憋屈的聲音、讓我興奮。

臨近破音的嘶吼、讓我微笑。

我在那裡得到釋放。

我內心的慾望、不需要擁抱和親吻。

釋放它們、只要一段旁人毫不在意的solo。



夢想、離我越來越近、也越來越遠。

我深度、潔白的被自己孤立在鬧市的霓虹燈下。

我心裡一直被感動的一句話、...

是...

"因為是你、我能明白、能理解。"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