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上等の喧嘩。
[137]  [136]  [135]  [134]  [133]  [132]  [131]  [130]  [129]  [128]  [127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下班臨走前、我喝了上司的上司賜給我的一杯黃金搭檔。

然後發現、身體更加無力。

我打了一天的瞌睡。

吃酸角糕提神、用廁所外面水池的水拍臉。

全沒用。

看了無數眼yukimi的新壁紙。

依然沒精神。

我上司的上司稍微考慮給我安排一個新的座位。

就像高中時、老師安排給我最前的、最後、最左、最右的那一個一樣。

我一直是被人特別"優待"的人。

可是我從沒覺得自己特立獨行。

我上司很無趣的對我諷刺了一天。

我的對抗、只是無聲的看著她的眼睛、或者地下的碎紙屑。

坐在上司的上司旁邊、被勸誡著、她對我說:你每天每天的、還要夢遊多久?!



今天在秘書跟前小聲的爆著粗口。

進出了那麼多次那個假回民餐廳才知道我一直點的那盆羊肉比他們的餐費貴一倍。

為同事女孩的婚禮、我沒出任何力。

她也很客套的說:如果你有時間、也來吧。

她臨走前、拍拍我的桌子說:我們走了~

我點著頭。心想、她是多么的寂寞。



送了禮金的秘書小姐因為我沒去、出了門、又折回來。

我沒出錢、也不會稀罕她的那頓沒有任何喜氣的補充式簡單婚宴。

西門外面某個便宜的小餐館。

誰想去就去。送不送錢都無所謂。送了、就最識相。

我幾乎不參加這種活動。

也在上一次、因為不參加上司的上司和上司的上司的上司、請客的跨年聚餐、而被說成是勢大的人。

君子之交淡如水。

如我爸說:你們連君子之交都不是。

這句話、是流言的初始。

被切斷了看、而事實是、他很希望我送錢給這位我一次進公司用餅乾款待我的前任秘書小姐。

而我近來冷漠的心情、讓我覺得、給她不如扔掉。




<古惑仔>還沒看完。

因為很多部。

從1996~1998。

香港回歸也沒放過。

年輕的莫文蔚和帥氣年紀的吳君如。

李嘉欣脫光了衣服睡在彼特chen的被窩。

是王晶、是程小東、是一部很假動作的槍戰。




今天認真聽的第一首歌、是<アクロの丘>。

很平靜的心情。




昨晚、聽著Kra睡了。

是那張被我肢解的大碟。

聽了幾首才發現、我MP4都有。

CD機聲音開到8格。

我在不大不小的嘈雜里睡著。

忽然被驚怵的聲音弄醒。

是電話的對白。

嗶嗶嗶嗶的撥著號碼。

很像我辦公室的那部電話。

它24小時被人監聽。

然後、是"對不起、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人接聽、請稍後再撥、嘟嘟嘟嘟..."

凌晨的時候、聽到這個聲音。感覺是NDS里的那個七日死遊戲。

我找到線控。

它被錯按在radio模式。

91.8頻道。

我無心去想那個頻道是誰。

趕緊翻身睡去。

因為、最近、我太缺覺了。




我和秘書小姐說、我的了抑鬱症。

晚上總失眠。

我成小崔了。

她說:人家小崔都好了、你也肯定能好。




昨晚、在小商鋪買的零食。

七七八八的、竟然花掉了幾十塊。

五十多塊那麼多。

它、是能代表一個女人人生大事的賀禮數字啊。




我起床之後、還被昨晚的那個聲音怵著。

一通撥不出去的電話。

這個夢境、它代表了什麽?!




拍手[0回]

PR
この記事にコメントする
お名前
タイトル
文字色
メールアドレス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Vodafone絵文字 i-mode絵文字 Ezweb絵文字
この記事へのトラックバック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lt;&lt; 一事無成。 HOME 盤旋。 &gt;&gt;
喧嘩檔。
HN:
伊織
年齢:
31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86/01/17
趣味:
任何。任何。
暗夜靜。
[03/12 灰]
[03/12 灰]
[01/01 yukiya ]
[12/09 yukiya ]
[11/30 yukiya]
醫用鋼。
常春藤。
忍者ブログ [PR]